时光逆流,一切回归正轨。

    -

    他以燃烧灵魂的代价,回溯了时光。

    她倾尽神力,保他灵魂不灭。

    再回首,便都只是芸芸众生中平凡而不普通的人。

    ……

    明珠市豪门圈最近出了个大新闻,时家流落在外的真千金,被接回来了。

    据说这位真千金是在乡下长大的,这都十六岁多了,还什么都不会,考试也一直是吊车尾的存在。

    总之,和被时家精心养育的假千金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丝毫没有可比性。

    “真千金那条件,就算被接回家了,也未必能和假千金抗衡,这下时家和权家的婚约,怕是悬了。”

    “谁说不是呢?我听我儿子说,权家四少满心满眼都是假千金,真千金回来后别说热情了,多看一眼都懒得。”

    “这也不怪他,且不说和假千金青梅竹马了,就算本身没多少交情,在面对选择的时候,也不会防着一身大家气度的假千金不要,去选所谓的真千金吧?”

    “再者说,到底是时家捧在手心里疼了十多年的宝贝,就算真的那位回来了,也未必会动摇到假千金的位置。”

    时摇光醒来时,耳边听到的就是嘈杂的议论。

    她睁开眼一看,发现面前是堵墙。

    她下意识站起来,舒展了一下四肢。

    下一秒。

    就与穿戴着满身珍珠,活像是个河蚌成精的贵太太四目相对。

    后者下意识惊呼出来:“啊——”

    “你,你,你不是时家真千金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这说,脸色难看起来,“你故意蹲在这里偷听我们说话?你听了多久?”

    女人话落,一起聚在一块说闲话的女人们,也都为了过来,纷纷开口指责时摇光。

    “要不怎么说乡下来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时摇光此刻已经反应过来,知道了现在大概是自己刚被接回时家不不久。

    她依稀记得,自己第一世因为受到天道剧情的束缚,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行为。

    在外人看了,她就是个不学无术、一无所长的乡下泥腿子。

    即便是豪门时家的亲生女儿,也丝毫比不过时家精心养育的假千金。

    当时的她,心里多少是有些郁闷的。

    纵然她知道自己是很优秀的。

    可这并没有什么用,不是吗?

    她知道自己的优秀,可却完全无法在外人面前展现出来。

    还不如真就是个所有人眼中的废柴呢。

    至少这样,她心里还能平衡一点。

    这次,她随着父母一起参加慈善宴会。

    因为父母对假千金的亲昵,她心里十分难过,就找了个地方面壁,宣泄自己的委屈。

    没想到因为她这么蹲着,阻挡了视线。

    一群贵妇人就正好就停了下来,聊起了时家的八卦。

    她当时生怕被这些人发现,误会她故意偷听,即便蹲到腿麻了,也还是忍着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准备等他们走了,再站起来。

    没想到时父时母会带着时以晴出现。

    这下,等同于是公开处刑了。

    时父时母更是因为她“偷听”的丢人举动,整场宴会都在了冷落她。

    这也让她被人嘲笑的更加直白了。

    回忆到这里,看着这些自诩有涵养的高门贵妇,时摇光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

    “比起在场的各位背后嚼舌根,我这个比你们更早出现在这里的人,似乎才是无辜的吧?”

    “我之前还以为豪门有多神秘高大呢,现在看来也不比菜市场好多少。”

    “至少,我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不会听见买菜的阿婆这么嘴碎。”

    她说完,时父时母正好带着时以晴过来。

    时母脸色难看的呵斥一声,“时摇光,你给我闭嘴!一点规矩都不懂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时摇光轻笑,“您从哪儿看出来,我这是在胡说了?”

    时母看着在场的夫人们难看的表情,自然将过错全都怪在了时摇光头上,“长辈在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既然没我说话的份,那我就先走了。”

    时摇光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看的时父时母目瞪口呆,时以晴更是假惺惺的追了上去,“姐姐,你别走啊!妈妈没有怪你的意思,她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时摇光一脸不屑,“她要是担心我,就不该不问青红皂白的指责我。”

    “况且,现在的情况长了脑子就应该知道,错不在我。”

    她说着,看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时母,勾唇笑了起来,“我这次回来,只是想看看所谓豪门氛围如何。”

    时父时母听着她的话,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下一秒,就听到时摇光说:“我的考察结果是……”

    “我很不满意。”

    她当着在场这些八卦的贵妇的面,说道:“正好我回时家的手续还没办齐,之后就不劳烦你们了,就此别过。”

    话落,她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下,迈着潇洒的步伐,一步步走出众人的视线。

    留下的人,看着她的背影,面面相觑。

    “不是说这是个乡下来的吗?这也太大胆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迟早有她后悔的。”

    “她要是走了,那和权家的婚约可怎么办?”

    “你们该不会还想横插一脚吧?别忘了,就算没了她那个真千金,不还有假千金在呢吗?怎么也轮不到你们。”

    动了心思的人瞪了说话那人一眼,轻哼,“要你多嘴?”

    “我哪多嘴了?”

    时以晴不知道时摇光是忽然受了什么刺激,表面露出担忧的表情,心里则是暗自欢喜。

    时家的荣华富贵,是时摇光自己放弃的。

    这可她怪不得她。

    ……

    时摇光对于那些人的想法,并不在意。

    她离开宴会之后,便目标明确的前往了权公馆,她想在第一时间见到权觐北。

    权公馆。

    时摇光向管家说明来意之后,不多时就被他客客气气的请了进去。

    彼时,权觐北独自坐在紫藤花架下饮茶,一派闲云野鹤的模样。

    见到她,只是淡淡抬眸,示意她先坐下。

    为她斟了一杯茶后,方才不疾不徐地询问:“找我做什么?”

    “我想和三爷做个交易。”

    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时摇光此刻看起来还是黄毛丫头的模样。

    但她眉眼弯弯的笑容,却莫名戳中了权觐北心底的柔软之处。

    “说来听听。”

    没被直接拒绝,让时摇光松了口气。

    时光回溯之后,权觐北必然不会记得自己。

    面对一个说大话的小姑娘,他没直接拒绝,就已经很好了。

    想着,她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我未婚夫眼瞎看不上我,我想……”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权觐北似笑非笑地抢了先,“或许,你是想……让他喊你一声妈?”

    闻言,时摇光倏地瞪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记得?”

    权觐北缓缓摇头,眸中映着她的身影,笑意填满了双眸,语气是不容置喙的肯定。

    “你给我的感觉似曾相识,这辈子注定是我权觐北的妻子。”

    时摇光轻笑,倾身上前单手压住他的肩膀,另一手挑起了他的下颚,用玩味的语调道:“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哐当——”

    管家惊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托盘掉在地上,糕点撒了一地。

    “管家,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

    时摇光营养不良的脸上,展露出神采奕奕的笑颜,“我是时摇光,三爷的未婚妻。”

    -

    (完)

章节目录

真千金她穿回来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仙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观澜之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观澜之镜并收藏真千金她穿回来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