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柳中秋实在是太墨迹了,说话总不说在重点,心急的叶海只能将事情直白的挑明。

    “柳兄,你觉得这两孩子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好?”

    听到这话,柳中秋立刻露出一副狐狸笑。

    “越早越好,要不就腊月二十吧?”

    “腊月二十?”叶海有些心惊,“那岂不是三天后?”这……能来得及么?

    柳中秋抿了一口桌前的茶水,笑道:“我家旭儿呐,很早就把大婚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三天后都有点远,就现在大婚,也能立刻给亲家办的漂漂亮亮的,绝对不会遭到百姓耻笑。”

    叶海有些懵了,但柳程旭那孩子,他也是知道的,对歌儿那般喜爱,自不会在大婚的事上畏畏缩缩。

    思考了一会儿,叶海也不再纠结,拍手大喊:“好!那就腊月二十。”

    主题已经奔完了,下棋也不过是调味剂罢了,两个半老头安静下了一会儿,最后实在是太激动了,索性棋子一扔,不下了。

    大婚的事就这样定下来,叶轻歌和柳程旭两人也都没有意见,毕竟早都情难自已了。

    次日,柳中秋带着一条街长的聘礼来到将军府,百姓们围的水泄不通,都恨不得飞进去看看府内的热闹。

    关于这次的聘礼,大街小巷,说书的,唱曲儿的,无人不知尚书府的柳公子对将军府的叶姑娘情比金坚呢,简直就是一对人间佳话。

    洞房花烛夜,叶轻歌红衣素裹,金钿花瑶,盖着红盖头,安安静静的坐在床畔。

    柳程旭也是一袭红衣,带着酒味儿歪歪扭扭的走进婚房,脸上红晕渲染,嘴角上扬,本该迷离的醉眼,却深情款款的盯着叶轻歌看,好似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叶轻歌知道人进来了,可却不知道这人为何突然就没了动静,刚准备用手将红盖头揭开的时候,却没想到红盖头先一步飘散。

    随后,迎面便是扑天覆地的吻落下来,情已至此,一切都变的顺理成章。

    一盏茶后,账中人羞若桃花。

    柳程旭借着烛光,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叶轻歌,温柔道:“歌儿,喝了交杯酒,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叶轻歌含笑接过酒,“好!”

    两人胳膊交叉,一同仰头把酒喝尽,脸上都泛着阵阵红晕。

    酒杯倒地,红帐落下,衣衫乱舞,静谧的夜里,放佛有烈火在焚烧。

    “还疼吗?”

    叶轻歌看着自己手掌心那一丢丢伤口,无奈的白了一眼柳程旭,“就这点儿伤口,疼个鬼啊?”

    虽然叶轻歌这样说,柳程旭脸上却依旧挂着慢慢的担忧。

    这是他们大婚后的第五年,叶海毒发身亡后,两人便来到了江南。

    这里四面环水,气候温和,叶轻歌很是喜欢。

    叶轻歌抓着狗尾巴草,胡乱的揪着上面的枝头,无聊道:“你知道吗?前几日哥哥来信,说他想好了。”

    柳程旭将编好的花环戴在叶轻歌的头上,轻笑:“叶兄和灵儿姑娘能终成眷属,是缘分,亦是勇气!”

    是啊,能有勇气不顾世俗的眼光,这本身就很厉害。

    叶轻歌仰头笑道:“柳哥哥,那我们能结为夫妻,也是勇气吗?”

    “不。”柳程旭摇头,眼里含情:“是你给的恩赐!”

    从你愿意正眼看我的时候,恩赐便已经降临。

    喜欢重生之此女不好惹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此女不好惹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仙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苏陌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陌爷并收藏重生之此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