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清晨,内侍监便悄然的来到了洛瑾年的寝宫外,将一封奏折递到了洛瑾年的身前。

    如今她已经快要临盆,这几个月的时间母亲和亲眷都已经在楚墨行派人的护送下来到了历景,可因眼下朝局不稳,她不能将她们接进宫中,只能让她们先行住在睿亲王府中。

    洛瑾年在接过奏折极快的看完了之后,眸光冷厉。

    “既然如此,告诉柳大人,不必再有任何退让,是时候给他们一些惊醒了。”

    内侍监颔首站在一旁,道:“睿亲王妃,如今朝堂之上众臣联合,想要让柳大人交出监国之权,可睿亲王殿下还没有回到历景,眼下这样的形式,柳大人怕是也极为艰难。”

    “放肆”洛瑾年语气森幽:“谁给他们的胆子竟然敢如此的以下犯上,柳大人监国是先帝下旨,临危受命,怎么,如今前朝的大臣,是想推翻先帝的遗旨?当真是想谋逆叛国了吗?”

    内侍监不敢在有任何言语,他不知道为何,自打见到这个睿亲王妃的第一面以来,他在心底对她就有些敬意,她的身上有一种高贵傲然的气度,这种气度与先皇后不同,先皇后是温善,纯良,她倒是有一种不可违逆的冷凝。这样的人,让他望而生畏,绝不敢越雷池一步,他觉得怕是只要稍错一步,他的脑袋就已经不会再他的身子上了。

    “告诉柳大人,叛其者,依律法处之。”

    内侍监领命,颔额转身离去。

    洛瑾年见到内侍监走后,好似松缓了一口气,她的手轻轻抚上了那已经打如斗的肚子,轻声道:“你呀,最好撑到你父亲回来,不然,眼下这个光景,为娘可是没有能力左右相顾了。”

    很快,朝堂的内乱便平息了下来,这里绝大部分的人对楚墨行心生惧意,还有一少部分人,是出于对洛瑾年的胆寒。

    可洛瑾年却没有半刻有过清闲。她一直都在书房当中看着皇帝之前批阅的周折,甚至哪里已经批阅,哪里没有批阅,哪里行事,哪里没有行事,她都在这段时间做出了一一的整理,她想让楚墨行回来的时候能很快了解历景当下的局势。

    凌鸢和汐沫、立夏等人见到如此的情景,很是心疼她,劝说了几次,却怎么也劝不动,所以也只能陪在她的身旁。

    就在十日后,楚墨行传回消息,他的大军已经攻下了越西,现在南崇和越西都已经进入了历景的版图,他实现了诸国的统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所有的战争都已经结束,甚至往后的数十年,都不会再有任何战乱发生。

    这样的捷报在如今的历景,是极好的消息。

    洛瑾年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后,叹了叹气。虽说已经将皇帝和皇后的事情书信告知,可现在想来,他一回到历景,要去皇陵祭奠,心中就不是个滋味。世上最后一个与他有血缘至亲的人离开,对于他来说,是最为孤独的一件事。

    深夏里,空气总是带着湿湿的烦闷,这日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洛瑾年坐在寝宫当中,好容易有个闲暇的日子吃着水果,看着书。

    凌鸢在外面兴高采烈的跑了进来,大声的唤道:“王妃,王妃,殿下回来了。”

    洛瑾年手下一顿,很是诧异的看着她,算算日子,距离楚墨行大军归来还要些时日,他怎么就这么快回来了?

    还未等她缓过神,就听着凌鸢道:“殿下自己先行回来的,大军还在数十里的城外。”

    洛瑾年的唇盼纤出了一丝的笑意,想要起身去宫门处迎接这个已经数月不见的人,可刚一动,她便觉得身下一湿,肚子上传来微微的痛意。她一下子止住了动作,看的凌鸢也是一怔,随即上前将她搀扶着:“王妃?”

    见洛瑾年站在原地不动,一旁正端着点心进来的嬷嬷急急的放下了手中的点心,上前一步,在另一旁搀扶着洛瑾年问道:“睿亲王妃这是怎么了?”

    凌鸢也是不解,想了想道:“莫不是坐久了,身子麻了?”

    洛瑾年摆了摆手,呼出一口长气,很是平静的看着一旁的嬷嬷:“嬷嬷,去叫稳婆,我好想快生了······”

    凌鸢还有些怔愣,但是嬷嬷却立即反应了过来,说不上是兴奋还是激动,她急忙应了下来:“是,奴婢这就去请早就备下的稳婆。”转而,她吩咐着凌鸢:“快,将亲王妃扶至内殿。”

    凌鸢还未等回过神,嬷嬷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宫中的十几名稳婆是楚墨行临走之前就吩咐福叔备下的,前些时日福叔将她们同奶娘一并送进了宫。她们都是在历景有着远近闻名,有着许多经验的稳婆,再难的接生在她们的手中也都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的小事而已,但为了稳妥,嬷嬷还是将这十几名稳婆都找了来。

    待稳婆匆匆而来的时候,洛瑾年已经被凌鸢搀扶到了床榻之上。为首的稳婆见状急忙上前探了探洛瑾年的胎,随后便招呼宫中的侍女:“快,赶快去烧开水,在将早就备下的帕巾拿来,剪刀,还有火烛,一个都不能少。”

    宫女们乱做了一团,这可是历景皇宫这十多年来没有的景象,她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竟然手足无措了起来。但听到了稳婆的吩咐后,她们动作极快,四下分散开始准备稳婆吩咐的东西。

    为首的稳婆,带着几个稳婆跪在了洛瑾年身旁,将她整个人围了起来,稳婆见洛瑾年有些紧张,她便开口道:“睿亲王妃切莫紧张,女人生孩子第一次是这样的,日后就好了,不必害怕,奴婢们定会保亲王妃顺利生产的!”

    洛瑾年躺在床榻上,额间因为疼痛而留下汗已经浸湿了她的面颊。

    跪在她头处的嬷嬷将一块参片递到了洛瑾年的唇边,道:“睿亲王妃先将参片含在舌下,这样能提气,让您有力气生产。”

    洛瑾年极为听话,乖乖的张嘴,将那带着苦涩的参片含在了舌下。

    可在外面的众人却听不到寝殿内的任何一点声音,她们都在焦急的等待,嬷嬷看着内侍监,道:“我现下可真是紧张的很,不管是小皇子还是小公主,正好赶上亲王殿下回来,就是不知道,睿亲王妃这生产要多久,真是期盼的紧。”

    内侍监听着嬷嬷话后,便跪了下来,双手合十,一片虔诚的模样:“阿弥陀佛,老天保佑,这是历景皇室的第一个孩子,一定要是个男孩,这样历景就有后了,陛下和娘娘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了·······”

    喜欢王府嫡女定乾坤请大家收藏:()王府嫡女定乾坤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王府嫡女定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仙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夏卿颜V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卿颜V5并收藏王府嫡女定乾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