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亦闲轻声笑道:“你去帮我做杯奶茶,我给你讲杨家的上位过程。

    还有你爸爸和妈妈,不得不说的缘分~”

    简书暄……立马站起身来去做奶茶,看来有很多秘密,是自己不晓得哒,期待~

    听完齐亦闲说的,简书暄呆在那里,“杨家上位,是姑姑一手策划的?

    可是……我记得爷爷不是这么说的……”

    “因为我妈妈不让说,她那时候一心只想陪着我和甜甜圈。”齐亦闲悠然地喝着奶茶,笑道。

    “尤其是我和我爸爸争宠争得厉害,她实在是对别的事,没有精力去管。

    你妈妈和爸爸,是期货市场的高手,只是后来进入修仙时代,不再玩了。

    两人前后斗了好几回,在墨柳小楼,一见钟情,闪婚。”

    “这个我知道,妈妈说姑姑故意的。”简书暄也抱着杯奶茶,笑道。

    “他们那个时候真好,不像我们,历练过无数岁月,很难有心动的感觉。”

    就算不去历练,也很难,周围同龄的都太熟悉。

    从小一起长大,要心动早就动了,哪里用等到现在?!

    “你比我小得多,不算一起长大,尤其是你们小时候太乖。”齐亦闲靠在沙发背上,笑道。

    “现在你是佛系,佛得快成咸鱼咯~”

    简书暄白了齐亦闲一眼,说道:“表哥,咱俩没戏,姑表亲是法律禁止结婚的!”

    圆喵落在简书暄的身边,“小暄暄,柳柳和杨家没有血缘关系哒~

    柳柳说她没意见,你喜欢就好。

    小鱼虽然忙些,你们可以抓紧生宝宝,几十年后扔给他管~”

    简书暄……就知道这家伙总来没好事!

    “我只在这开咖啡店,别的事情,不管。”

    圆喵笑道:“你是柳柳的侄女,当然怎么高兴怎么来,放心,没人敢聒噪你,包括某条鱼~”

    齐亦闲哑然失笑,“圆喵,合着我真成充话费送的了~”

    “齐家的儿子基本都这待遇,有不平,想想你爹。”圆喵萌萌地笑道。

    “你得和他多学学,那是绝对老婆永远第一位!”

    齐亦闲长舒口气,说道:“放心,我会向他老人家看齐~”

    圆喵懒洋洋地翻个身:现在只需要操心小然然咯,轻松一半,好幸福啊~

    ……齐亦闲伸手抱过来圆喵,“我们什么时候成为你的负担啦?”

    “柳柳过得很幸福,她也希望你们幸福。”圆喵蹭了蹭齐亦闲的手心,低声说道。

    “她也不排斥你们找同性,或者跨种族的。若是真的你们想单身,那就明说。

    明说了,她就不会操心。你爸爸就不会被嫌弃,嫌弃对你们不负责。”

    齐亦闲……我被关了一千年,刚放出来没多久,哪有那么快?

    “一千年,你们也没能搞定然然的事情。

    为什么现在要求我这么快解决个人问题?

    我刚和暄暄聊了一句,你就跑过来,结婚都提上日程!”

    圆喵翻了个白眼,“你都每天往这跑,跑了半个月咯。

    你妈妈说你太笨,那就结完婚,慢慢谈。

    她想去别的地方,再去过几十年普通人的生活。”

    齐亦闲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妈,从他们小的时候,就带他们体验烟火人间。

    “暄暄,我们要不要一起去?每天上班下班,自己买菜做饭。

    我来做,我的厨艺是跟范老学的,准保让你吃得很开心。”

    简书暄想了想,好像自己还真没有认真上过班,“也好,你说我去做什么工作好呢?

    我好像原来学过一些广告策划,要不去应聘一下这个职位?”

    “好,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嘛?”齐亦闲将奶茶放下,调出地图来,“婚礼你什么想法?”

    简书暄眉毛轻扬,笑道:“登了记宣告以下就好,没必要费那时间。我也不觉得有人敢说你不爱我~

    听说姑姑特别喜欢姑苏,我们去那里怎么样?去新城区那里住。

    这些老房子看得太多,想换换感觉。”

    齐亦闲伸了个懒腰,“好,我去规划一下,找个离你可能工作的单位近些的地方住。

    我每天需要签字三个小时,那就开一家小店,每天可以送你上下班。”

    圆喵……那好,你们先规划着,我回去和柳柳汇报下~

    也许她会想体验一下做婆婆的快乐,啦啦啦……

    简书暄和一人一喵挥挥手,自己也需要再研究一下现在的广告,毕竟那是好久以前学过的。

    ……

    柳莹在剥莲子,准备一会做冰镇莲子汤,青莲的莲子特别美味。

    听完圆喵的话,轻声笑道:“这小子学聪明了,若不是暄暄也出去历练过,我是不会同意滴~

    姑苏,让他们去,我们去金陵,欣赏六朝古都,十里淮河。

    离得也近,逢年过节,可以回家团圆饭。”

    齐墨吴清远听到这个消息,相视一笑。

    “你和流苏要不要一起去,发现也就你,一直和我老婆聊得来。”齐墨将手里的棋子轻轻落下。

    “万一我不小心做错什么,你还能帮着灭灭火~”

    “不怕我煽风点火?”吴清远一颗一颗地收棋子,笑着问道。

    这家伙当年可是很防备自己滴~

    齐墨低声笑道:“都过去这么久,还记着就没意思咯~

    我老婆什么时候看人不准过?你忘了很早以前,她就说过暄暄最适合小鱼。”

    吴清远翻了个白眼,“你少断章取义,柳柳说的是暄暄快成咸鱼干了。

    名字和小鱼掉个个,正正好。闲鱼楼,这个名字更适合。”

    “反正两人现在成了,就是我老婆眼光好。”齐墨浑不在意地笑道。

    “其实我觉得更主要的是暄暄懒得去选别人,反正嫁给小鱼,他不敢乱来。”

    吴清远指着齐墨,笑道:“你这家伙,这时候都不忘坑儿子!

    小心柳柳让你自己留在天庭玩~”

    “不会。”齐墨说得很笃定,因为这是老婆的原话。

    ……

    金陵秦淮河

    柳莹将野生铁观音投入紫砂壶中,动作娴雅地倒水泡茶。

    齐墨吴清远唐流苏听着吴侬软语的评弹,合着船桨划水的声音,一派悠然闲适。

    “……江南锦绣金陵风雅情呀,瞻园里,堂阔宇深呀,白鹭洲,水涟涟,世外桃源呀……”

章节目录

大佬的丫头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仙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袖安书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袖安书卷并收藏大佬的丫头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