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红烛的煌煌灯火之下,坐着一身嫁衣的景瑚。

    这是她自十二岁起,便一直期盼的日子。正阳门上落下的那一朵牡丹花,终于在四年之后,缔就了这样的一段姻缘。

    “小姐,姑爷应该很快就过来了,在他过来之前,您要先吃点东西吗?”

    豆绿端过来一盘芙蓉糕,在景瑚面前晃过几息。

    今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都没有和往常一样赖床,叫刘嬷嬷来拖她起来。

    柳黄和豆绿都站在一旁,看着她嘻嘻地笑。

    景瑚知道她们在笑什么,是在笑她为了成为他的妻子,都不必让人叫早了。

    她就坐在床上同她们做鬼脸,才不在意她们的嘲笑。

    她盼这一日,实在盼的太久了。哪怕整座嘉禾城都知道这件事,她也不会觉得难为情的。

    而刘嬷嬷自从知道她决定要成婚之后,仍然留在了嘉禾,要等到她成为他的妻子,才会往西北去。

    景瑚轻轻地将面前的芙蓉糕推开了,低下头,咽了咽口水。

    她拒绝豆绿,“我不饿,不需要吃东西。”

    柳黄看着她,忍不住笑起来,“小姐才不是不饿呢,是怕芙蓉糕花了口脂,在姑爷面前不好看,所以才不肯吃的吧。”

    她笑着接过盘子,走到了景瑚面前,又拿了一块芙蓉糕。

    “小姐别担心,只吃这一块,吃完这一块,奴婢给您重新上口脂。姑爷没有这样早过来,您别着急。”

    景瑚一时间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还要别人哄着吃饭。

    这倒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接过了柳黄递过来的芙蓉糕,“我没有着急,我只是真的不饿。”

    说着不饿,两口便将那芙蓉糕吃完了。

    豆绿又和柳黄对视了一眼,在心里笑景瑚。她平日吃芙蓉糕,可都是要吃四口的。

    凤冠太重,柳黄才搀扶着景瑚站起来,院中忽而传来了动静。是有人过来了。

    景瑚着急忙慌地扶了一把她头上的凤冠,重新在喜床上坐好了。

    凤冠之上,镶嵌着她祖母给她的那些红宝石,是最能衬托她的美丽的。

    今日她戴着它们,在等待着她实在已经等了太久的那个即将进门的人。她希望她是美丽的,承载着祖母的祝愿。

    柳黄和豆绿也退到了一旁,静静等着那个人进门。

    景瑚已经不记得她第一次看见他穿红衣已经过去多久了。可是他今日一身红衣,走到她身旁来,是为了成为她的丈夫。

    豆绿和柳黄很快行了礼,而后退了下去。

    他们还来不及同彼此说上一句话,偌大的内室之中,忽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景瑚肆无忌惮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她,直到他们彼此都笑起来。

    “你回来地好早。”她原来想称呼他称呼地亲密一些,她分明早就已经想好了,却根本唤不出口。

    原来她也有害羞的时候。

    他在一旁的桌旁坐下来,看起来神情清明,也并没有要靠近她的意思,“天清和日奕都没有为难我,叫我早些进来陪你。”

    她的两个表兄,还有许许多多的宾客,他们都知道她想要早些见到他,早早地便让他来到了他身旁。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这样说,景瑚忽而觉得莫名地有些失落。

    就好像他们仍然只是朋友,说一件事,便只是一件事,没有更亲密的感情。

    她的情绪低落下来,落在柯明叙眼中。他从来最懂得她,不会发现不了。

    “怎么忽然不高兴了?”

    怎么忽然不高兴了,也是朋友之间会说的话。

    景瑚抬起头来,定定地望着他,“小柯大人,你是不是后悔了,不想娶我了?”

    她心里其实很害怕,就像是踩在云朵之上,不知道哪一块云朵忽而不够厚重,承受不住她这一个梦的重量。

    柯明叙一下子笑起来,觉得眼前这个人明明经历过那么多的苦难,在他面前,却还是天真的可爱。

    是因为她对他始终抱有的那一份最美好的情感。在数年之前,在去往江南的船上,她就已经告诉他了。

    他有心想要逗一逗她,可是他知道这是她最脆弱之处,连反问一句都不忍心。

    “要娶你为妻,是我反反复复,辗转反侧了许多夜,才终于决定下来的。”

    “可是我又怕你觉得我不够好,前程不够光明,没法好好地照顾你。”

    “或者我比你大了太多,又或者你的亲兄长曾经娶了我的亲妹妹……我有很多很多的顾虑,拖着我,不敢往前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了。那都是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心中一些无用而多余的想法。

    他不曾坐到她身边来,那她就走到他身边去。

    景瑚站起来,主动地拉住了他的手,“我不要你有这么多的顾虑。在你有这么多的顾虑的时候,我也会有相同的。”

    “可是我只想坚定地朝着你走过去,也希望你能永远坚定而纯粹地望着我。”

    柯明叙拉着她,让她坐在了他身旁。“瑚儿,你其实一直都比我要勇敢。”

    那样勇敢地向他表达着她的爱意,用尽一切地走到他身边来。

    只是却又在觉得自己不够好的时候,选择祝福他,选择让他获得她以为的,更好的人生。

    他伸出手去,落在她脸上的那颗胭脂痣上。

    有多少次他还不明白她对他的心意的时候,午夜梦回,他脑海中,出现的唯有这一点胭脂痣。

    她就是他的胭脂痣,早已经落在心间。

    景瑚感受着他的触摸,心里一瞬间柔软下去。

    她望着他,一刻也再舍不得分开,一下子又傻笑起来,“今夜之后,你终于是我的了。”

    他也回望着她,目光比满月之时的月色还要温柔。

    “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夫妻之间也是平等的,为什么要说谁是属于谁的,这样的话呢?”

    她撒着娇,“我不管,我就是要这样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酒意上头,他笑地越发宠溺,“那好,那从今往后,你也就是我的了。”

    也是他一个人的。

    在那么多犹豫,期待,遗憾之后,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章节目录

状元郎他国色天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仙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知我情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我情衷并收藏状元郎他国色天香最新章节